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军事新闻 >

“恶贯满盈”地雷自白:我内心“很怕很怕”(图)
时间:2016-06-15 来源:鹤岗网 点击:

“阴险、狡诈、凶残、恶贯满盈”,在和平年代,这些词仿佛都为我而生。对,我就是江湖上、庙堂里、乡野中无人不知、无人不晓的战争“遗害”——地雷。被挖出的地雷。虽然我“臭名昭著”,

   “阴险、狡诈、凶残、恶贯满盈”,在和平年代,这些词仿佛都为我而生。对,我就是江湖上、庙堂里、乡野中无人不知、无人不晓的战争“遗害”——地雷。

  被挖出的地雷。

  虽然我“臭名昭著”,但你未必真正了解我。先做个自我介绍:500年前,我“诞生”于明朝。我和我的兄弟姐妹多是用石、陶、铁制成的,战士们将我们埋入地下,使用踏发、绊发、拉发、点发等发火装置,就可以杀伤目标敌人。我的家族极其庞大,主要包括两大类:防步兵地雷和防坦克地雷。

  在当今和平年代,我依然深藏地下,特别是隐匿的深山密林、边境地区,都是我最爱的“住所”。在这里,一旦附近居民不小心踩到我身上,就会把我唤醒,结果不堪设想。

  维和部队官兵正在执行排雷任务

  维和部队官兵正在执行排雷任务

  维和部队官兵正在执行排雷任务

  

  虽然,人们都觉得我面目狰狞,但实际上,我的心里其实很脆弱!不妨和大家敞开心扉,我总结了三个最让我“害怕”的关键词:智慧、团结、无畏。

  关键词一:智慧

  我记得,在中国维和部队里,就有众多我的“克星”,他们熟知我的习性。有人竟然声称,“地雷很诡异,但却很听我的话。”我听说,他就是先后两次执行维和任务的徐正义。

  2007年,他遇到了我们家族之中最为阴险的成员之一,一枚由220多千克航弹改装而成的奇特诡计雷。由于巨大的弹体裸露在地面,乍一看很容易让人以为是颗未爆弹。一开始,战士们按照人工销毁未爆弹的程序轻松解除击发装置。正准备将弹体运走之际,一根在弹体边意外发现的细线却引起了徐正义的注意。“停,危险!”就在我们的阴谋快要得逞之际,徐正义果断叫停了作业。他潜意识感觉到这根细线极不简单,当即命令众人顺着细线的方向,扩大搜排范围。不久,大家便在路边不到10米的草丛里发现:细线是人为设置的,疑为诡计雷的触发引线。

  “今天若不是老徐在,我们可能就都惨了。”我听到很多人对他的赞许。听说,这些年,他还梳理总结出了40多种诡计雷的排除方法,不少国外拆弹部队也慕名而来,向他请教。这让我们家族中最“狡诈”的成员也无法施威。

  关键词二:团结

  图1

  图2

  在马里执行维和任务的孙宝玮(上图1前一)与马向前(上图2)。

  除了排雷大拿,雷场上的“兄弟情深”也让我们很“心塞”。 2014年1月,西非大地热浪滚滚,一场沙尘暴突如其来。这正是我“为非作歹“的好机会!因为我们都散落在野外,在黄沙掩埋下将是很难被发现的。

  当一名叫做孙宝玮的维和战士拿着地图环顾四周时,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:孙宝玮身体一倾,右脚陷进了一个沙坑,一声清脆的“咔嚓”声让周围的人头皮发麻。对,他踩到了我的身上。“等着我一展拳脚吧”,我暗自欢喜。

  就在我即将得逞的时候,一个叫做马向前的战友走上前来,破坏了我的好事。

  “宝玮,千万别动……”马向前迅速探身,扒开孙宝玮右脚边的黄沙,我,作为一枚松发式引信的防步兵雷,不偏不倚被孙宝玮踩在脚下。

  此时,我随时准备要爆炸了。 “你别管我!炸我只是没一条腿,炸到你可是脑袋开花!”我听到孙宝玮这样说。

  “别废话!”随即,马向前用军刀一点点挖出我四周的沙土,确认我的身体下面没有特殊装置后,将两把军刀依次横着从孙宝玮脚下穿过。他小心翼翼地解开孙宝玮的鞋带,把全身重量都压在两把军刀上,催促孙宝玮抬脚离开。这时,我被稳稳按住,无法“行动”。我感觉到,其他战友也将5个砂石包逐个压在鞋上。马向前屏住呼吸,松手、后退,我只好静静地躺在原地。

  结局可想而知,后来,我被安全引爆,马向前与战友紧紧相拥……

  谁叫中国官兵如此兄弟情深呢。我只好“投降”了。

  关键词三:无畏

  

  杜占龙(中)和战友

  杜占龙在排雷现场。  

  最让我想不通的是,就算我躲藏在荒郊野外,悬崖峭壁,也会遇到“克星”,而且,这个战士还不惜以生命为代价和我较量。据说,在每次排雷之前,他都会留下一封遗书!他,叫杜占龙。

  2003年春夏之交,杜占龙初上雷场。“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我定要给他个下马威!”我下定决心。不出意料,这一次,由于紧张过度,他动作变形,结果在引爆的时候错过最佳撤离时机。然而,生死关头,他却机智地跳进了一个石坑中,虽然躲过一劫,但左脚踝和左膝盖被几块飞溅的石头砸个正着,血流不止。“他该望而却步了吧。”我心中暗自思量。

  然而,事情的发展却在我的掌控之外。他竟没有被我唬住。5年多以后,2008年的一天,杜占龙和10名战友还在执行边境排雷任务,而此时,他已经成长为了一名老兵。“我又多了一个强大的敌人。”我心中忿忿不平。一天,我隐约听到,一位年轻的战士想要去查险排爆,但杜占龙一把拉住他:“我是老兵,经验更丰富,让我来处理!”他说话的语气不容置疑。

  此时,我感受到,时间就像停滞了一般,他一步步接近我——突然,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杜占龙便消失在一片弥漫的烟尘中,隐蔽在安全线外的战友都以为他“光荣”了,有人失声大哭。“别哭啦,我没事。”杜占龙从荆棘丛中慢慢地站了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浮尘说。原来,他在向我靠近时,观察到附近有个石壁拐角,利用这个天然的掩体躲过了我设下的“埋伏”。

  据说,为了和我较量,他还将婚期一推再推。在一封没有寄出的遗书中,他写到 :“如果我化作山脉,请把我葬在边防线上,头朝家乡的方向。”得知信中的内容,很多人都红了眼眶。杜占龙还曾这样说:“这些年,我的家人天天为我担惊受怕,但排雷工作事关边境地区的和平发展,边防军人理应冲在第一线。”

  战士在危险地带排雷。

  每一次排雷,都需要倍加小心。

  排雷“战场上”的兄弟。

  脱下防护服,战士汗湿衣襟。

  你说,遇到这么多充满智慧,且英勇无畏的“对手”,我的心中能不忐忑吗?

  所以,虽然我恶贯满盈,貌似凶残,但面对这些舍生忘死的战士们,我的内心真的是“很怕很怕的”。 (贾敏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12-2022 鹤岗网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禁止下载使用
鄂ICP备13005457号-1